黑了了 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

萨尔瓦多 之El Zonte

202005060239413984830.jpg

El Tunco是近些年因为冲浪运动发展起来的小镇,几个月后在这里要举行世界冲浪大赛,所以据说现在正在大兴土木。于是我选择了距它不太远的el Zonte,听说更安静也更适合游泳。El Zonte就是一个安静的小渔村,村民的住宅散落在靠海的公路两旁,只是近沙滩的房子一般都改建成了酒店旅舍,我住的旅店出门就是沙滩。除了那些自带餐厅的酒店,村里还有有几家零零落落的餐馆。这个季节不是旺季,加上这里也不是最热门的冲浪点,所以整个村子看上去懒洋洋的,正合我意。这里的沙是黑色的,细腻柔软得像黑泥面膜。海浪不分

萨尔瓦多 之饮食

202004060901106015647.jpg

水果我比较不肯变通地执着于吃水果就要吃原味的理念,所以东南亚的那些放在如同泡菜水里的水果,是不肯多看第二眼的;墨西哥给甜甜的苹果裹上一层红艳艳的辣椒粉,甜蜜多汁的甘蔗里也加上柠檬汁和辣椒粉,于我那完全是在毁灭水果,也是断然拒绝的,直到...萨尔瓦多的人们喜欢吃切片的青芒果, 还有Jocote(有翻译为红酸枣),撒上一种混合盐和果核粉末的调料(颜色看上去像胡椒粉但其实没有胡椒的味道),如果喜欢辣,还可以来点辣椒粉(虽然在我看来那完全是徒有辣名)。但有一天,我竟然鬼使神差地尝试了沾“胡椒粉”的青芒果

萨尔瓦多 之El Rosario教堂

totalidad5.jpg

对Rosario教堂的念想,源于站在门口的那“惊鸿一瞥”。它混杂在一片破破败败的建筑中,而且刚好那时的太阳躲在了云层后,有着‘’千疮百孔‘’的原始水泥外墙和天空一般陈旧黯淡,看上去既像废墟,又像烂尾楼。架在入口一侧有点歪斜的十字架看上去无精打采,衬着同色的建筑背景,第一次去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站在教堂门口,正好遇上弥撒时间,便驻足在门口往里看,却未曾料我像突然偶遇了一位一位绝色女子,惊艳地呆立在那里:一道彩虹般的抛物面跨越整个教堂,和两侧半圆的墙构成了这座教堂的异常简洁内部空间,令人惊异的是整个空

作者:黑了了 分类:行行色色 浏览:42 评论:0

Quintana Roo的一些人

Bacalar小饭馆老板Bacalar是个很小的镇,因为它的七彩湖而出名。下午四五点到达这里,几天前加勒比飓风的影响仍在,层层叠叠的浅灰色的云把天空遮了个密不透风。驮着包在闷热的天气里找到住处,洗完澡出门时天已经黑了。走到Ado车站附近,瞅见一个饭馆,一个人背对着我独自坐在门外的桌边等待,我走过去他便立即站了起来--这是老板兼小二。店里没有其他客人,我想坐里面,可里面热得像蒸笼,不得已坐在刚才老板坐的地方。Taco端上来,老板便没了事情做,站在一边。我请他坐下来,边吃边聊天。这个饭馆白天是另一个
作者:黑了了 分类:行行色色 浏览:73 评论:0

古巴琐事

当了解到古巴人的月薪时,估计绝大多数人都会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只有这么一点!!!” 其实也是可能的。在我们的父母那一辈,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月薪和物价跟现在的古巴估计差不太多。几个古巴比索可以买点水果买杯饮料,父辈那时的几分几毛钱也能干这些事。所以,当我们以今天的薪资水平和物价去衡量如同小半个世纪前中国的古巴,难免会吃惊不小。但就算去本地人餐馆吃个海鲜餐就要花掉月薪四五分之一的时候,或者需要买这个时代的各种必需品比如手机的时候,就不得不另寻他法了。正如古巴人自己说的,几乎全部古巴人,

Te enseno

原以为会给你一个惊喜却万万不曾料到是一个噩耗 三年前的今天我们在药店相遇是你带我去医院 当我的翻译然后以为就此别过却在一个月后的大街上偶遇洒满阳光的午后你粉色的唇彩和粉色的外套一直是那么明丽以及你的家在那个静谧的午后里讲述着往事 你的邮件里总是充满忧虑担心不能再相见我却总是充满自信认为我们一定能重遇在决定要去见你却没有告诉你想看见你是如何的惊喜 我错了忘了老天喜欢捉弄人忘了世事难预也或许是你太好上帝迫不及待想见到你 你在天堂一定很快乐你天堂能看见我的忧郁
作者:黑了了 分类:行行色色 浏览:56 评论:0

贝加尔湖日记 0406

今日的主题是继续找房子。在湖边另一个方向,大概4、5公里的距离,有另外一个小村子,我决定去那里碰碰运气。天气不太好,云厚厚地压在湖面和对岸的山峦上。时有时无的太阳只是一颗冰冷的发光体,弱弱地穿过泠冽的大风,徒增一点光亮罢了。湖边沙地上本没有路,但就这么硬生生地被我走了出来,相当艰难。走到中途飞起了细雨,远远的村落像一幅灰蒙蒙的铅笔速写。快要到达时,雨丝变成了细雪,给这副速写增添了一点冷冷的光。村里的路上看不见一个人,一片寂静,除了偶尔几声狗吠。转了个弯,瞅着路边的一辆车上走下一个人,惊喜地正要快

标签: 贝加尔湖

作者:黑了了 分类:行行色色 浏览:55 评论:0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年少的时候去新疆,那是漫漫六千里绿皮火车的旅程。黄土延亘之后祁连盈绿,接着戈壁漫沙,然后,嘉峪关就那么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芒荒一片的戈壁滩上:深褐色的关楼厚重庄严,像山一般沉稳地伫立在长城的尽头。遭遇金戈铁马的岁月已然远去,它孤寂,却依然挺拔。夕阳用最后的光给它披上金衣,在时光的洪流里,它还是那么的光芒万丈,仿佛依旧是几百年前的模样。我扒在列车的窗边,想象着在历史的河流中,它是怎样耐心地等待,冷静地见证,喧闹后继续威严地凝视。我久久地盯着它,它渐行渐远,直到像一粒沙消失在瑰丽的暮霭里。已然忘却盛夏的

贝加尔湖日记 0405

0405从伊莲娜的小木屋到镇上,有两种路线:一是迎着贝加尔湖,从草坡直直地落到公路,穿过它,走进湖边的沙地,再沿着湖,走到镇上。这是直角三角形垂直的两边;另一种,是捷径,走直角三角形的斜边。第一种方案的地形地貌我是知道的,而第二种在走之前,完全不确定。今天我选择了第一种方式去镇上。湖边有几株漂亮的大树,但更多的是沙地上一些稀稀落落地看似已经干枯的小灌木,在没雨的日子里耐心地蛰伏着。我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些顽强的生命,走一步陷半步到地了湖边。扑面而来的是一片苍茫的白。湖面好像一张没有表情的脸,阳光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