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节的一天 墓园

DSC08696-.jpg

我戴着墨镜和口罩,手里拿着花,泰然自若地进了墓园。其实看入口情形,应该也不会有人阻拦。进门是遮天的浓荫,并不见墓地。大门内侧有一溜平房,人们还在忙碌着买卖鲜花,当然主要是万寿菊。

看得见风景的房间 猫1

喵1-001.jpg

停车场这一片是几只流浪猫的领地,经常会看见它们或是蹲在空地上,或是趴在某辆车的车顶,或是追逐打闹,有时还在夜间发出惊天动地的嚎叫。

Puerto Escondido的渔村生活 · Shari 5

       Shari的旅行经历绝不仅限于那些平和与美好。      

       墨西哥有个小城叫San Miguel de Allende。和许多墨西哥小镇一样,小巧别致。很多美国人在那儿买房定居后,把纽约等大都市的时尚艺术也顺带了过去。那些隐匿在老建筑中的画廊、现代艺术品商店,特别却不突兀,传统染中夹杂一丝现代气息,也算是一道锦上添花的风景。

Puerto Escondido的渔村生活 · 来信

       Julian正式地开设了普拉提课程,每天傍晚在旅店外的空地上开练。现在Maria也加入了,队伍壮大,配得上“健身俱乐部”这个名头了。我走之前他们就已经开始,余晖刚尽的时候音乐便响起。那时还只有Nelly和Julian在卖力地甩着胳膊和腿,Maria趴在旅店的栏杆上局外人般笑嘻嘻地观望。看来现在他们是下定决心要甩掉那些恼人的肥肉了,当然另一方面也便于继续肆无忌惮地吃

Puerto Escondido的渔村生活 · Josee

       Josee二十来岁时从加拿大来到Puerto Escondido(简称PE)。冬天的半年在这儿,夏天的时候飞回加拿大,就这么过了二十年,算下来应该是四十年前的事了。接下来,她去了泰国。半年泰国半年加拿大,同样的节奏,又是二十年。去年因为疫情去不了泰国,所以我能在这儿遇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