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ay of the Dead

好巧
作者:黑了了 分类:停停看看 浏览:265 评论:0

在路上·那些人 吴哥之遇

吴哥。四年前巴肯山下午时分,通往巴肯山的马路上人车稀少。绿衣女子踩着自行车一路飞奔,途中不合时宜地掉了一次链子,在路旁小店里好人们的帮助下,满手乌黑地重新上路,终于在日落前赶到了巴肯山下。天空中云朵层叠,著名的巴肯山日落到底会不会精彩呈现,完全没有把握。好吧,那个骑自行车的人就是我。狂奔是因为午觉差点睡成了晚觉。售票处前的小广场空空荡荡,我是来得太晚了么?待走近售票的小房子,才发现有人靠在那里,两位东方面孔的姑娘。大家对扫几眼,没说话,虽然表面平静,但想来都有着同样的心理活动--她(们)是不是中

在路上·那些人--Paula

Paula来邮件了。英文和西文夹杂,经常用大写,还要考我一些学过的西语句子,看得我有些吃力。但这份来自万里之外的关爱,却每每读到心里微笑: 她开心地说我送的小盆栽长出了两片新叶,我欣慰地想原来墨西哥城也有春天。自然地,那些和Paula有关的影像,此时便会零零落落地浮现出来。听说墨城很多药店有驻店医生,于是在脚受伤的第二日上午,我抱着侥幸心理去到附近的药店,憧憬着驻店医生可以告诉我不用去医院,擦点神奇的药膏就又可以鲜活乱跳了。我满怀希望地对店员说英文,店员热忱地回报以西语。正当我俩大眼瞪

墨城日记 之 取名

提及拉美人的取名,最早给我留下不可磨灭印象的,非《百年孤独》莫属。布恩迪亚家族那叫着同样名字的四代(还是五代?)人,足以把你看得云里雾里张冠李戴, 心想加西亚·马尔克斯写出了这么一想象力丰富的鸿篇巨作,却在给人物取名上如此偷懒。相对中国人从古至今对取名字执着于其内涵避讳等等考究而言,那简直就 是两个极致。一日,突然想起这事,脑子里灵光一闪,赶紧问一位墨西哥朋友。"看过百年孤独吧?""看过啊,怎么了?""里面那个家族人物的名字,几代人都是一样的,你们真的都那样取名么?"怕表述不清,又特意啰嗦一下,

墨城日记 之 菜市场

准确地说不能叫菜市场,也不完全象我们的农贸市场,除了卖菜的、卖干杂的、卖花的、卖水果的、卖猫狗粮的等等,最不同的是还有一个接一个的小餐馆铺子,一到饭点,人满为患。生意好的,想找个位子都得等了又等。想来这样的安排也挺合理的:餐馆近水楼台,就地取材,新鲜且成本低,也容易招徕食客;食客就餐完毕,顺便买点菜回家,吃饱了还有东东带走,想必有利于提升幸福感。市场、餐厅和食客都各取所需,各有所得,皆大欢喜。市场的最里面是卖肉的,长长的一排,好几十米,从这头到另一头,肉摊递次拉开,以牛肉为主,足见墨西哥人有多喜

墨西哥城的爱

话说,爱的表达有很多种方式直接地表达,如热血青年率性而热忱地呼出那四个字或三个字,清晰明了,毋庸置疑,令人一目了然。暧昧的表达,比方关心、呵护、体贴,但就是打死都说不出那几个字,具有备胎般的坚韧精神。间接地表示,譬如漠视、伤害、无言...让人在伤心过后方能回过神来,这莽撞粗朴少年要表达的,原来也是爱。。。墨西哥城的爱,显然属于最后者。在一个秋风和煦的夜晚,墨西哥城举办了一次夜间骑行活动,应友人之邀,特地去开眼界。在途中加入队伍,开始一直骑在队伍的前面,待停下来等朋友时,才惊觉这骑行的队伍竟然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