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流浪记--怒江事件篇3

如同世外桃源般的桃花岛丰盛的年夜饭桃花岛的年夜饭原计划是去镇上买菜,然后到丁大妈家自己动手做一顿丰盛年夜饭的。可一行人自打上了桃花岛,被岛上的美景迷住不说,连吃年夜饭的大事也顺带解决,看来这个大年三十要留给桃花岛了。饱览桃花岛的美景后,大家便分头行动,我和小敏去洗澡,其余的去买菜,回来到刚才说好的那户怒族人家里做。等我们纷纷回到桃花岛时,热情淳朴的怒族人家已经帮我们把年夜饭做好了!原本还打算一试身手来个DIY年夜饭的,也只好偃旗息鼓。围着火塘坐下,好客的主人为我们斟上了餐前的“开胃酒”---自家

滇西流浪记--怒江事件篇2大年三十的冷水澡

大年三十的冷水澡 大年三十了,可丁大妈家不能洗澡。除了我跟小敏,他们昨晚都用冷水解决了(一个字:强!)。他们去镇上买年货,我俩也趁此到镇上去找个可以洗澡的地方。老板就坐在旅馆门口,说明来意,倒是很爽快,5块钱一个人。我们特意问清楚,说是今天出了太阳,有热水。而且太阳能不够,还有锅炉里的。于是给我们开了个房,小敏先进了卫生间。“丁~~水一直都不热~~~~~~”$&@#◎◎*&^@#“啊,我去找老板!”我已经把鞋脱了,赤着脚。房间里有地毯还好,跑到冷冰冰的走廊上,简直就想踮

标签: 滇西小敏

作者:黑了了 分类:行行色色 浏览:321 评论:0

滇西流浪记--怒江

纪念怒江行一周年先来一张怒江的合家欢从一个人的滇西,到N个人的怒江,一路走一路拣,收获多多。在去丙中洛的长途车上,我跟小敏拣到了貌似一家人的牛哥牛嫂和小鱼;途中在贡山县城,又上来了流浪的大水和穷鬼;最后在丙中洛的丁大妈家,遇到了急于另寻组织的大姐。于是浩浩荡荡一群人,凑成了丙中洛--秋那桶几日游的“自助团”。

标签: 滇西怒江

作者:黑了了 分类:行行色色 浏览:318 评论:0

滇西流浪记--和顺2

02.15离别清早的阳光耀眼得让人想发疯,难道这就是和顺送别我的纪念品?是想刺激我呢,还是想用阳光来挽留我?虽然乌云还不肯散去,但雨后的田野已是一片明媚,田边的菜市早已热闹非凡。湿漉漉的青石小桥闪着苏醒过来的光芒,擦肩而过的人们,流连在两旁挤挤挨挨成长串的小摊前。红得透亮的大伞下,是一个个排列整齐的腌菜罐子、装着药材的小小布包,阳光隔着伞,给它们浸润上了淡淡的红晕。早点摊前围满了人,热气腾腾的包子,散着清香的豆浆,令空气都充满了早晨的味道。那些可能就在半小时前才从地里采摘下来的蔬菜瓜果,带着昨夜

滇西流浪记--腾冲2

国殇墓园山之上国有殇没有象预计中那样上午雨下午晴,相反我们在近黄昏时到达国殇墓园的时候,雨下得更大了,这可能是老天爷的安排吧。这是行程中重要的一站,火山可以不看,热海可以不泡,但这里一定要来。1944年5月10日,中国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以6个师的兵力强渡怒江天险,向侵占滇西战略要塞腾冲达两年之久的日军发起了全面攻击。将士们在历时四个多月的浴血奋战中,经仰攻高黎贡山、血战南北斋公房及围城总攻等大小四十余役,共毙敌指挥官藏重大佐联队长及以下官兵六千余名,并以全胜战绩收复腾冲,谱写了中国抗战史上光辉夺

滇西流浪记--和顺(一)

和顺民国-李根源远山茫苍苍近水河悠扬万家坡坨下绝胜小苏杭 早上起来天空失去了往日的晴朗,云层层叠满了天空。车行途中,历经了此行第一次边检,新鲜且兴奋。只是想不到这仅仅是个开头,在后面的旅途中还断断续续体验了好几次。到和顺的时候,下午的阳光已将古镇灿烂地包围了。在车上巧遇了回和顺过年的缅甸华侨,一家三口,大包小包,说是今年很多在海外各地的亲人都要回来,能聚这么齐过年不容易。和顺人很传统,尤其是春节,在外的游子能赶回来的都尽量回来,在故乡、在宗祠,一了他们的思乡之苦,一尽他们的孝子之心。初

标签: 滇西和顺

作者:黑了了 分类:行行色色 浏览:305 评论:0

滇西流浪记--瑞丽

凌晨5点便到了瑞丽。在车上继续睡到7点,在司机的催促下,不得不下车。就近在车站内解决早餐,摊主和食客们得知我孤身一人,无不建议我就住他们车站内的交通宾馆。既然这么多好心人关切我的人身安全,我也就领情了。来了个全身大扫除,出门已经10点多了。在车站附近逛了逛。街头时不时出现黝黑瘦长的缅甸人,蓄着胡子的南亚人,或是上装五花八门、下身着一块布裹长裙的傣族人,这些内地看不到的景象,让瑞丽看起来终于有了些边境城市附带的异域风情。买了张地图,辛苦地四处询问,终于决定了先去莫里热带雨林公园。瑞丽城内到所有的景

滇西流浪记--元谋-大理

02.11窗外呼呼的风声整夜萦绕在梦境。风中沙沙的声音,以为是在下雨,不由在梦中窃喜,看来可以睡懒觉了。在闹铃声中好不容易醒了过来,探头一看,漆黑一片,原来沙沙作响的是树叶啊,失望。出了门,才发现夜空是如此晴朗。月亮罩上了一圈淡淡的光晕,在无云无边的夜空中格外显眼。爬上景区外的公路时,天边已泛起微光。在没有停歇的大风中,在太阳出来之前,我拼命爬上了路边的山坡。似乎很久没这么早起来拍过日出了,天空的颜色丰富得有些让我惊讶。此时的土林,象一个在黑夜沉睡中的城市,跟随着天空慢慢地苏醒过来。先是天际处群

滇西流浪记--元谋

02.09-10迷糊中被列车员叫醒,努力辨认着窗外异乡的黎明。山峦起伏的天际已泛起红紫的亮光,看来天气不错哦。车站外一排排的小面的已经恭候多时。小面的师傅想兜我包车去土林,价格当然是坐班车去的N倍,还说已经拉了多少多少外国人去过了。心里很是不屑,想把我当那些傻老外宰?然后笑嘻嘻地说太贵了。江湖上混这么久,师傅早已练就了火眼金睛,看得出我不具备被宰的条件,也就不多纠缠,干脆厚道一把,带我去坐班车的车站了。买好票还早,出去逛逛,吃吃早饭。元谋跟中国其它大多数小县城绝无两样,灰旧矮小的楼房中挺立着贴着

标签: 滇西元谋

作者:黑了了 分类:行行色色 浏览:281 评论:0

滇西流浪记

春节这个长假到底去哪里,想了又想。北国之冬让我这个南方人一直很向往,雪花飞舞,银妆素裹,别样的景致和不一样的浪漫。不过再仔细一想,首先是刺骨的寒冷,严重对抗我那不中用的手脚(每年都长该死的冻疮);其次冬天去北方,没有背夫,一个人扛着偌大个沉重的包,手脚是得到了充分的活动,但浪漫就成问题了。算啦,望北止步吧。还是去温暖的南方,候鸟嘛,该去南边过冬的。太南的地方,比如海南,这时节去如同赶集;广东吧,运气不好遇到冷空气,估计就跟在家差不多的郁闷了。终于,锁定了彩云之南,阳光充足,温度适宜,还有让人眼花